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核心技术突破急不来,需要脚踏实地

每经记者:王晶 每经编辑:魏官红

作为备受关注的全球制造业头部厂商,富士康近年来正在由传统制造向“智造”转型,对外宣传方面也更加开放主动(www.5zun.cn)。

近日,富士康旗下公司工业富联(601138,SH)在深圳园区举办媒体开放日活动,包括每日经济新闻在内的数十家媒体走进了富士康的自动化生产线“熄灯工厂”,感受技术给这家企业带来提质增效、降本减存的巨大改变。

“这是过去30多年来富士康第一次大规模向媒体开放,希望大家能够了解真实的富士康。对于大众来说,富士康可能是个传统的制造企业,但现在我们利用自己积淀的30年制造经验开始进行自动化、网络化、数字化、智能化转型。”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说道。

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从5G到工业互联网,从工业大数据到人工智能,从精密刀具到半导体,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工业富联作为富士康转型的排头兵和核心载体,一直在不断地尝试高门槛、可持续、且利润较高的技术领域,并与工业制造相结合,不断地探索智能制造的蓝海。不过,外界对富士康科技转型有颇多质疑,比如“富士康不具有高科技公司的基因”、“转型比较慢”等。

对此,李军旗呼吁,要给智能制造多一点时间,核心技术发展需要脚踏实地,急不来。“不能用消费互联网的模式去做工业互联网,这样营造出的加速氛围是有害的,企业心浮气躁就会躲避对核心技术的钻研和掌控,今天躲过去了,明天一旦技术获得途径受阻,就会出现‘卡脖子’的问题。”

核心技术突破不能操之过急

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青睐的“熄灯工厂”位于富士康的深圳龙华科技园,《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现场看到,整个产线除了微弱的绿色灯光,几乎采用全自动化制造流程,配备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型设备自动优化系统、智能自我维护系统和智能生产实时状态监控系统,完全不同于人们对制造工厂的刻板印象。

事实上,随着全球经济和技术的发展,一方面,市场的规模越来越大;另一方面,企业的人力成本在不断上升。环境的变化相应带来行业的变化,制造龙头富士康也不愿意再把自己禁锢于传统的代工模式里。“富士康将全力推动智能制造,尽力在中国先进实体经济中担任推动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的领头羊。”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曾表示。

作为工业富联的“掌舵者”,李军旗既是留日博士,也是典型的技术型企业家,他通过近10年的时间研究智能制造后发现,所有的制造业都需要“三硬”:装备、工具、材料。“三硬打不牢,做智能制造是空的。”李军旗称。

李军旗以口罩为例,今年初的熔喷布设备非常昂贵,一套的价格在1亿日元以上,交付期要18个月。同时,原本2万元人民币一吨的熔喷布涨到50万元人民币一吨还买不到。最终,李军旗决定自己研发熔喷布设备及熔喷布。如今,口罩量产已经解决了企业的复产复工问题,但李军旗并不满意,“做熔喷布熔喷头孔的直径,日本最细的是80微米,国内目前只能做到直径0.2毫米、0.3毫米,主要是因为设备精度不够,这是超精密加工的问题。”

口罩品质需要落实到精密加工,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也一样。李军旗指出,“没有核心技术,连个口罩都做不出来,更别说芯片。”

不过,外界显然有些急躁,对工业富联的转型速度存在颇多质疑。从发展方向来看,科技服务是工业富联希望对外输入制造能力的重要业务板块,该板块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仅2.53亿元,占总营收的0.14%,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2019年财报显示,该项业务的毛利率为32.25%,显著高于毛利率为11.17%的通信及移动网络设备和毛利率为4.02%的云计算。

李军旗曾在多个场合提到,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是公司的双轮驱动战略,但任何一个新的技术,甚至上升到一场革命的技术,都需要有一个逐渐成长的过程。“很多企业不能脚踏实地,只会仰望天空,但核心技术的突破是急不来的,要踏实地一个一个去解决,最终才能真正产生价值。”李军旗还呼吁,行业不能用消费互联网的模式去思考工业互联网,期盼在短时间之内就有爆发式的业务增长。

跨界并购、参股 推进工业互联网转型

在探索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的实践中,李军旗的做法是,先在工业富联自己的某个领域尝试,若能提质、增效、降本、减存,才会逐渐推广到上下游企业和供应链,然后是跨行业、跨场景到其他领域。比如,富士康的Fii Cloud云平台在内部的实践效果测算显示:导入平台后制造BU效率提升30%,良率提升15%,生产周期缩短18%,库存周转天数缩短26%,能耗降低20%。

在改进内部生产效率方面发挥良好作用后,工业富联希望从内部走向对外赋能。不过,从以往工业急速发展的历史阶段来看,现代制造业正面对着崭新的时代变革与市场挑战,仅仅通过复制同样轨迹的路径是难以应对的,工业富联也正在改变以往的方法论。

李军旗分享了他对工业富联未来发展的思考路径。“隔行如隔山,进入新行业时,要了解行业特点,但基础的架构是相同的,例如工厂的传感器是一样的,就有可复制的空间。我们从OT开始,从做制造开始,要加的是通讯网络,我们自己也在做5G、4G,我们缺IT、软件,就自己培养人,也做投资并购,这就是硬软整合。从硬的开始,逐渐积累软的能力,慢慢的,硬软两个解决方案就出来了。我们所有的行动都是围绕战略方向的,投资和研发也都是为战略服务的。”

从今年上半年的动作来看,工业富联频繁通过并购、参股等方式夯实自身的“技术壁垒”。今年4月,工业富联对凌云光技术进行战略投资,促进双方在机器视觉及人工智能在未来灯塔工厂的落地研发;7月,工业富联发布公告称,公司成为鼎捷软件的第一大股东,而鼎捷软件在汽车零部件、装配制造、IC设计等制造行业有着丰富的软件实施经验。

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刘宗长 图片来源:企业供图

“工业富联联合产业伙伴、生态伙伴,共同打造跨行业、跨领域、跨区域的服务能力,将灯塔工厂等解决方案实现规模化复制,让每一个企业都能够实现这种端到端的价值链优化,实现高质量的运营和可持续发展,推动产业向更高附加值的产品和服务迁移,最大程度提升要素配置效率。”工业富联首席数据官刘宗长对记者说道。

他还介绍称,工业富联的咨询团队会与企业走完三年到五年的数字化转型和智能制造升级,以签“总包”或者顾问等多种形式介入企业的生产环节,包括供应商的选择,核心技术的开发等。”目前,公司常驻在嘉兴的一个客户那里的服务人员大概有三四十人。”

展望未来,李军旗表示,“在工业互联网这条新道路上,工业富联绝对会沉住气发展,明确方向,知道往哪里走以后,踏踏实实解决核心技术,然后用自己去试验一下,最后就是走出去,改变现在的产业生态。那个时候,中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方向是可以实现的,高附加值也相应会到来。”

每日经济新闻

主营产品:手扶压路机,座驾压路机,工程照明车,液压动力站,沥青灌缝机,小型挖掘机,整平机,开槽机